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邻居的两个小姨子
邻居的两个小姨子
邻居的两个小姨子
01
我结婚的那一年,已是二十八岁了。那年月,找女朋友易,找住房难。
没有房子结婚,不等于就不做爱,不幸,偷偷摸摸地两三回就把未婚老婆的肚子做大了。
那年月,到医院做流産不仅得凭结婚证,还非得有单位的证明,否则,不论你求死求活,医生是不会答应终结女孩子肚子裏那小生命的。
那时节,未婚(那时候,拿了结婚证还不能算结婚,非得请客举办个仪式,才能算正式结婚)先孕的罪名非同小可,会使你面临被单位除名的危险。
我那位准夫人吓得是用布带把肚子缠得紧紧的,终日惶惶,非逼得我立马结婚不可。
无奈,只好找人借了一间房,草草的把婚事办了。
孩子都快生了,单位才分我一间小房,总算是安下身来。
那时,我正是在半脱産读书。
妻子临産后,我无暇照顾,只好让妻子向单位请了半年的长假,带着小孩子住到乡下去了,我因此就成了有老婆的光棍。
单位分给我的住房称团结户,一个单元住三家。
据说这房当年文革中专给军代表住的,三间房两间十八平方,一间十四,厨房差不多有十平方。
像这样的住房一家人住,在当时够奢华了,寻常百姓是无有资格住的。
军代表走后,就三家团结,一家住一间,厨房共用。
三家都是刚结婚的年青人,我最后住进来,另两家孩子都一岁多了。
我紧隔壁的小两口,女的娇小玲珑,男的挺帅。夫妻俩双职工,早出晚归。
白天,小孩寄放在婆婆家裏,晚上接回。
男的不喜读书爱打牌,做家务倒是特勤快,洗衣做饭涮碗筷样样干,干完后,要麽就是蒙头睡觉,要麽就是出去混到半夜再回来。
再隔壁的一家,男的是农村出来的大学毕业生,(那时候文革不久,大学生可是天之骄子,刚分在市委机关工作,终日在单位忙。
他妻子是农村人,无工作,在家做全职太太。
我这人性子随和,遇事不争,与二家邻居关係都还相处得不错。
他们两家经常是因做饭晒衣等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常生口角。
我因是半天上班,半天学习,白天在家的时间比较多,那农村来的小嫂子全职太太,又有小孩,因此,与她见面的时间就多一些。
我曾经上山下乡,对农村生活比较熟悉,与那家农村来的小嫂子也就还谈得来。
闲暇下来,有事无事的经常与她拉扯一些闲话。
比如她家裏的情况啦,她与老公结婚的过程啦。
她也愿意与我说话,(也许是日常一人在家孤独的原因),特别是向我倾吐心裏的苦水。
常说起,她是怎样顶住父母、亲戚的压力与他老公谈恋爱,支援他老公读书,老公工作后,差点陈世美,要甩了她的事情。
她人长得漂亮,身材也好,性格直爽,只是还带点乡下人的土气。
她常对我提起,在乡下,她算得上周围十裏八村的俊姑娘,家境也好,父亲兄长都在当地工作,她的眼界也高,曾几何时,多少小伙子央人到她家提亲她都没答应。
他老公个子小,相貌不出衆。
家裏也穷,之所以在家人都反对的情况下看上他,一者是他从部队当兵复员,在大队当民兵连长,二者是他肚子裏有墨水,肯学习,经常写写画画的。
她与他也算得上是自由恋爱,开始相好的时候,他对她是百依百顺。后来,他考上大学,她省吃俭用的支援他。
没想到,他还没毕业,就对她冷冷淡淡的了。
工作后,还与单位的一个老姑娘眉来眼去的,要不是她闹到单位去,他肯定就陈世美了。
每说到此,她都是愤愤不平,收不住话匣。
再就是常说到隔壁邻居欺她从乡下来。
女邻居的姐夫是他老公的上级,老公总是劝她躲着点,她爲此常常是忍住一肚子气,等等。
我也常常是劝抚她。因此她对我颇有好感,差不多是无话不说。
照理说,邻居之间,应当正常相处,再花心,也应当兔子不吃窝边草。
没想到,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,竟与她偷了一次情。
对于她,不是存心的,对于我来说,也不是存心的,但事情就这样发生了。
那一天,是个休息日,大白天裏,这单元裏就我与她两人在。
他老公出差去了,隔壁人家回娘家去了。
她正在她家房门口洗衣服,我书读得累了,就凑到她跟前去扯闲话。
说来说去的,不知怎麽就说到她的奶上去了,竟沿着这个话题说下去,说出一段风流事来。
话是这样说起的。她的一对奶,大得不得了,有小孩子的人,又没穿胸罩。
她坐在矮凳子搓洗衣服,垂在胸前的两只奶,随着她身子一晃一动。
我笑着说,你这两个奶也长得太大了,这吊在胸前一摆一摆的,不感觉难受?她回答说,是啊,对门小X(女邻居)总笑我的奶都长到肚脐眼上来了。
说完自己也笑。
我说,没结婚以前也有这大?她笑着说,有这大那还得了,像这样吊着不丑死人了。
我说,没餵奶肯定是不会吊着的,但它们(指奶)肯定也不小她笑着说,也是,我就是长得好,做姑娘时胸前就鼓鼓的,想遮又遮不住,总有人盯着瞧,羞死人 我继续作着最后的试探,对她说,你这一说,我的心都快邪了,真是想把你的大奶子捏一下。
她说,个吊奶有什麽好捏的。
话已经到了这个份上,我决心一试,于是,走到她面前,真在她奶上摸了一把。
她一下子把我的手推开。
我说,你看,真有人想你就不肯了?她身子没动,沈默无言。
我在她身边坐下来,轻声说,只玩一下,行不?她盯着我,说,乡下人有什麽好玩的。
我说,我可从来没有什麽乡下人城裏人的概念,只有漂亮人与不漂亮人的区别。
她说,我哪点漂亮?我说,我看你眼睛、眉毛、鼻子哪里都漂亮,就是两个奶稍微太大了一点。
她笑了。
此时,我已经将手插进她的胸扣缝裏了。
她捉住我的手,不让往裏伸,小声说,不行,说是说,你怎麽来真的?我说,我只把你奶捏一下,捨不得了?她说,捏一下奶有什麽捨不得的,只是有人看到不得了。
我说,单元门我都关了,哪个看得到。
她笑着说,你们男人都是个鬼。
我说,不当这个鬼才不是男人了。
她在我的手臂上狠狠捏了一把,说,便宜你,只准捏一下。
我说,一下太少了,二下吧。说完,就迅速将手摸到她胸前去了。
她的两个奶子真是够大,哺过乳的少妇,那奶与女孩子的绝然不同,抓握在手裏软绵绵的,缺少弹性,但可以将它挤捏成各种形状。
我将她轻轻的揽到怀裏,手从她衣服底下摸到胸前,在她两只奶上滑来滑去,轮翻肆意地揉捏。
她微微闭着眼,身子娇软无力地靠在我的胸怀裏。
此时,我的阴茎已经硬胀得直挺挺的,装着要看她的奶,将她推倒在床上,扑上去,将她的身体压在身底下。
她被我压得气直喘,不停地扭动着身子,颤声的说,只准摸奶啊,抱着摸不行?压得我都喘不过气来了,她边说边挣扎。
我说,只把你压一下,亲一下子。
说完,就用自己的嘴堵住她的嘴。
她脸不停的摆,要躲开我的嘴。
此时我体内欲火旺旺,只管按住她的手,用嘴扯开她胸前衣服的纽,在她已经半露出来的大奶上不停的亲,咬住她已经竖挺的大奶头不停的吸。
过了小一会,她的身子就不再大幅扭动了,由着我嘴对嘴的与她亲,并将舌与我的舌搅缠在一起。
她的身子真是丰腴,我一手撑在床上,在与她交颈亲嘴的同时,一手从她圆滚滚的胳膊开始往下摸,摸过前胸,滑到后背,又从她裤子后腰插进去,摸向她的肥臀,我已久旷男女人事,只觉得她浑身上下的肤肌十分的柔软滑腻,又抽回手抓揉挤捏她的两只大乳。
肆掠中,感觉她的手好似无意的在我的阴茎上撞了一下,我趁势解开裤前拉练,将那早已热似火,硬如铁的小弟弟放出来。
我将她的手拉过来,她手一触碰到那裏就赶快抽了回去。
我小声对她说,捏一下。
她通红着脸,说,想得美,不捏。
我也不勉强她,伸过手去解她的裤带。
她用手挥拦抵挡,说,你这个人不知足。
我说,让我把下面看一下。
她说,那地方有什麽好看的撒,但终究还是让我把她的长裤与裤子头都拉了下来。
我用舌在她的阴部去舔,开始她用手紧紧的捂住,慌急地说,不行,怎麽能用嘴。
我说,能行。
她的阴唇已经肿胀充血,我用舌将她的阴蒂舔弄得大似碗豆一般,裏面已经沁出水来。
我盯着她水汪汪的眼睛,小声说,让我搞一回。
她说,不行。
我说,我已经受不了,不信,你看,说着又将她的手拉放在我的阴茎上。
这回,她没有鬆手,按我的意思,用手指头轻轻的捏住慢慢套揉,嘴裏细声细气说了句,唬死人,这大个东西。
我说,大还不好,我要放进去搞了。
此时,她再没有拒绝,只是娇声的说,让你搞了,你对任何人都不能说啊。
我说,那当然,这个我知道的。
于是她就彻底地放鬆了身子。
我的阴茎早已经热似火,硬如铁了,很容易的就进到了她那滑滑的阴道中。
我将她的腿架在肩上,挺着屁股时急时缓地将阴茎送进她的阴道之中,隔几下,就用力地顶向最深处,每当抵住她的花心,她喉中都会发出轻轻呻吟。
当时的那旖旎风情,深入骨髓的快活,真是难以用语言形容。
时间过得飞快,我也是久未做爱,体力旺盛,大约在半小时裏,连搞了二次,第二次抽插的时间比第一次还长,感觉比第一次还要好。
可惜,她就只给了我这一次机会。
大约一个月后,她就搬走了。
她老公单位分了新房,也给她临时安排了一份工作。


02
她走后,那间房一直空了半年才来人住,是个单身,有时半夜来睡觉,白天很少见他的人影。
这半年裏,单元裏实际上就只住两家。
慢慢的,我与隔壁这一家的两口子也混熟了。
这一家的女主人姓蒋,男的姓周。
说实话,这两口子除了不大拘小节外,人还是蛮好的。
我这人有个大大咧咧的毛病,厨房裏的油盐酱醋等用过了就随手一放。
他俩不拘小节之处,就是常常的将我的东西共了産。
我之提起这些,并不是因爲我小气,而是我要说的故事与此多少有点关係。
年青人本来就好相处,同在厨房做饭的时候总是说说笑笑,对她两口子谈情说爱的一些事也就知道清楚了。
女邻居的姐姐原来就住我这间房,她与老公交往就是她姐姐撮合的。
她老公人挺勤快,长得还帅。
这就是她两人结合的原因。
但我与小易来了之后,就显出她老公的不足之处了,她老公虽然勤快,但不勤奋,肚子裏没有什麽墨水,说话间的谈吐言辞,就有点相形见拙了。
有一次,与她闲话时,扯提到这事,她说,我老公要是有一点像你这样用功学习就好了。
我说,也不一定,罗蔔白菜各人喜爱。
我老婆对我说是你家小周好,家务事都包乾净了。
我是回家就看书,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,家务事不做。
她说,男人嘛,一天到晚做家务事算什麽出息?我姐夫将他从大集体调到了工商局几年了,他要是有出息,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。
一个大男人,成天做家务,像个姨娘。
他要是肯在学习上下功夫,我那裏会让他去洗衣服、买菜、做饭。
你当是他勤快,他是日子閑得不好过,你没看见他,吃了饭就是往外跑,在家,要麽就是坐到睁磕睡,要麽就是早早的上床睡大觉。
看他这样人就心烦。
以后,不会说,不会写,到那裏都难站住脚。
这山望立脚点那山高,真是家家都有难念的经。
也许是因爲这,还有其他的原因吧,在我趁机轻薄她的时候,她竟然是没有怎麽反抗。
那一天的晚上,他老公不知玩到什麽地方去了(当时没有呼机与手机),半夜,她小孩忽然发起烧来,她急得把我从睡梦裏叫醒,让我陪她送小孩到医院去。
我急急忙忙穿好衣服,骑上自行车将她与小孩送到医院看急疹,忙活了两个多小时才回家。
回家后,小孩睡着了,她披着衣服靠在床上看着她。我劝她别着急。
她说,我不是着急,我是心裏烦。
她说,你看,哪家的男人像他,深更半夜的不回来,今天要不是你,我一个女人半夜裏怎麽能够抱她(小孩)到医院,闹得你也不能睡,真是不好意思。
我说,没什麽,隔壁邻居,帮个忙是应该的。
小周这晚还没回,会到哪里去了。
她说,鬼晓得死到哪里去了,除了打牌,他还有什麽正经事好做。
我说,也是的,打牌有什麽值得一打一晚上的。
见她着急,我也不好意思就去睡,于是就陪她说话,先是站着与她说,后来就坐在床沿上了。
她也没说什麽,只是往裏挪了挪。
她也是睡觉后起来到医院的,此时靠在床上,神色慵慵的,披着外衣敝着胸,裏面贴身小衣服裏,两只圆圆的奶地鼓起。
不知怎麽着,我忽然心猿意马起来,而且是色胆包天,邪念一起,也没多想,一手将她揽到怀裏,一手就到她胸前隔着衣服摸捏她的奶。
也许是我这动作突如其来,也许是因爲深更半夜裏麻烦了我不好意思,我足足在她奶上抓捏了两三分钟,她把我的手拨开,也没大的反应,只说了句,时间不早,该睡觉了。
这是第一次,只能算是偶然吧。
第二天,她也没说什麽,一切有如平常。
我也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,蓄意去寻找什麽机会。
但正如常人说的,这样的事,有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。转眼间,到了热天。
因爲要考试了,我每天复习功课到半夜,天气太热,老是开着房门。
那天,已经是过了十二点,她跑过来,向我讨蚊香。
我懒得起身,叫她自己上裏屋拿。
她进去没找着,叫我帮着找,我只好起身进去拿。
此时,我才发现她只穿一个小裤头,上身也是穿一件无袖的小衣服,露出的两条胳膊,两条腿,白白的,顿时心就歪了,趁找蚊香的机会,腿挨腿的紧贴住她的身子,将她挤在台柜上,一手去拿蚊香,一手就从她背后穿到那边腋下,在她胸前摸了一把。
她当然是察觉了我的企图,闪身往旁边躲。
当我的小腹贴近她翘起的圆臀时,小弟弟就硬起来了,淫念既起,那裏还顾得多想,就直往她身前逼。当时,她要是责问我一句,你要干什麽?或者是说一句,算了,我不要蚊香了,或许我就收手了。
可是她没有这样说,当我逼近她,将她的身子往怀裏抱时,她虽然是在用力的挣扎,可嘴却说的是,莫瞎闹,窗户外头有人(我们住的是一楼,当时窗开着,窗外也确实有人在乘凉,但窗户下部大半截扯着窗帘,裏外看不见人)。
她说话声音小得像蚊子,生怕外面的人听了去,这样子,不但没能阻住我,反而增大了我的胆。
拉扯之间,她一步步退到了床前,我顺势将她推倒在床上,扑上去,两腿夹住她的身子,手就往她衣服裏伸,捏住了她一只奶。她用力挣扎,但没吭声。
女人怎麽抗得过男人,我将她紧压在身下,一手拦住她挥挡挣扎的手,一手就掀开了她的衣服,在她光滑滑的两只奶上摸捏起来,相持间,她始终没有大声的嚷,只是小声的连说,这事做不得,要我放手。
这单元裏此时只我与她两个人(她孩子小,已经睡了),我又是久旷之人,体内欲火燃烧,那裏肯放手。
此时,她已经用力挣扎坐起身子,我拦腰紧紧地把她抱坐在怀前,一手摸奶,一手就伸进她短裤头裏,捂住她的阴部,并用中指伸进她两腿间的肉缝裏滑动、摩擦。
很快,我就觉得她那裏湿润了,阴唇也肿大起来。
我又将她翻倒压在床上,用力夹住她的腿,一手与她搏斗,一手往下拉她的裤子。
她的短裤头是橡筋带,松松的,很容易就被我褪到了她的大腿下面。
我也穿的短裤头,很快就被我三下五去二的脱下来。
此时,我已经将她的短裤头脱出一只腿,她双脚着地,仰着身子被我按倒在床沿上,我站在床下,用身子将她的两条腿分开,用硬得不得了的阴茎直直的顶在她两腿的根部。
她忽然变了脸,说,你胆子也太大了,再不鬆手,我就喊人了。
她声音不大,语气却是狠狠的。
我当时也不知是怎麽搞的,并不怎麽害怕,但见她好象很认真的样子,也不敢霸王硬上弓,只好停住动作,俯下身子,小声对她说,不能喊,千万不能喊,我只摸一下。
她当然是没喊,就那个姿势被我按住我扑在她身上,抓住她的两手平平伸压在床上,下面没敢动,上面用嘴去找她的嘴唇,她的脸两面躲闪。
也不知是怎麽着,或许是我寻她嘴唇时,身子不停移动的原因,也或许是她在躲闪我亲嘴时身子扭动的原因,我下面阴茎竟然顶进她的阴道裏了。
她当然也是有感觉,连声惊慌地低呼,完了完了,你真是要死。
我此时,只觉得阴茎硬胀得不得了,她滑滑的阴道裏热乎乎的。
一时间裏就这样,我将阴茎顶在她的身子裏,但不敢抽动。
她两手被我平平的按住,身子也一动不动。
缓了一会,我终于用嘴堵住了她的嘴,感觉到她嘴唇发烫,呼吸急促,被我按住的两手也软弱得没有了一点力。
我紧紧地抱住她的身子,将她的两只手臂隔在我的肩膀上面,一边用舌头顶进她的嘴,一边轻轻地擡屁股,试探着使阴茎在她阴道裏缓缓地滑动,按照九浅二深的法则有规律地进出。
裏屋裏虽没开灯,但外屋裏的灯光和窗外的天光透进来,视线还是很清晰。
我看她两眼紧闭,身子软软地平仰着,垂在床下的两腿紧贴地勾在我的腿弯上,便觉得天大的事情也已经云消烟散,于是大胆地搞起来。
我时而用阴茎在她阴道裏急促地抽动,时而停下来用手在她的前胸后背肆意地轻抱,她紧抿着嘴唇不发出一点声音,但我感觉得到她的身子在我的身下不时地扭动,阴道裏发起了大水,我的小弟弟也真是爲我争气,足足地搞了有二、三十分钟才泄。
我从骨髓裏都感到快活,她也被搞得浑身都没有了力气。
前半截是前入式,她仰着身躺在床沿上。
后半截,我将她的身子翻过来,从后入,一边抽插,一边捏摸她的奶。
当我阴茎开始猛烈地在她阴道裏进出、磨擦的时候,她已经变成了一只驯服的绵羊。
当我想改成后入式插的时候,她没有拒绝,很快按我的意思调整好姿势。
当我精液急促外射的时候,感觉她阴道尽头在一下一下的紧缩,下面的事情完了,我又将她的身子搂抱到床上侧躺下来,一手轻轻地环住她的颈项与她亲嘴,一手继续挤捏玩弄她的两乳,将她两只乳头捏拨得硬起来,用嘴含住吮吸住。【未完待续】